学生活动

第一届“发现.美”摄影暨征文大赛优秀作品展出(二等奖)

发布时间:2016-06-05

征文组:


《你是我成长路上最美的风景》

李超2015级广播电视学二班


我属鼠,你也是,但你整整大我两轮。


那一年,我四岁,你二十八岁。


  犹记得那个夏天,你我站在路口,你弯下身子, 低着头对我说,我在这等你,你自去商店买豆奶,不要乱跑。你从口袋里掏给我一张十元的钞票,看着我一步一步慢慢走远,望着我渐渐远去的瘦小背影,你淡然一 笑。那时的我很小,很天真,心里只想着有东西喝就好。商店离我家不远,四五百米的样子,路上的车不多,行人也不多,我一个人走在宽宽的马路上,一缕阳光打 在脸上,暖意洋洋。走进商店,找到 我平时喜欢喝的豆奶,那时的物价便宜,十块钱就能买一大袋。我力气小提不动,于是就拖着,一大袋豆奶就这样随着我矮小的身子从商店滑出来。一只手累了就换 另一只,两只手都累了就站在原地休息。你远远地看着我,并没有上前帮我。直到我走到原先说好的路口,你说,自己能做的事情就不要别人帮助,没有人能帮你一 辈子。我记在了心里。


  那一年,我十三岁,你三十七岁。


  春节刚过,整个城市都沉浸在欢快的氛围之中,刚刚下了一场雪,使整个城市都被大雪覆盖,白茫茫的一片。窗外车水马龙,与平时没有什么不同;窗内满满的紧张气氛,我们呼吸着医院里独有的带着药品味道的空气,略有刺鼻。


  我跟在你后面,你跟在医生后面慢慢走进彩超 室。彩超室里,不知名的医疗仪器在我腿上滑动着,眼睛盯着电脑,“肿块这么大啊,不是一个,是一串。”听到这里,我的心里咯噔一下,仿佛整个天都塌了。我 被确诊为脂肪瘤,看着你挤在一起的眉头,我哭了,我真的害怕......你安慰我说,没事的,一切都会好起来。我不傻,我分明看到你红肿的双眼,我回应你 说,会好的。我知道,我们是在相互安慰,彼此期待着一个好的结果。


  医生说最好尽快动手术,你我都同意了,我注视 着你颤抖在手术通知单上签下姓名。随后,我被推进手术室,你在门外,盯着 亮起来的手术中的血红色的灯,你比我更紧张吧。我躺在冷冰冰的手术台上,放满麻药的针管狠狠地扎进我的身体,疼痛难忍,我大声的叫了出来,恐惧全部被释放 出来。站在门外的你肯定也听见了,只是你没有跟我提起。


  手术大概持续了四十分钟,手术灯熄灭,我一瘸 一拐地走出了手术室,伤口隐隐有种撕拉的灼热感。你看见我,急忙走了过 来,扶我在凳子上坐下。在等化验结果的期间,你我很默契的都没有说话,我低着头,不想让你看见我悲伤的样子,当然我也不想看见你哭。“是阴性的,没什么大 碍,回去好好养着,等伤口愈合了就没问题了,一个月后再回来复查一次。”听到医生的这番话,终于心中的石头落了地,抬头看看你,你的笑眼中充满了泪水。过 后,你对我说,人最重要的就是生命,你一定要坚强,人要是没了,所有的一切就都没了。你说,早上要吃早饭,不然对胃不好,会长结石。你说,晚上少出去,好 好在家里待着,外面那么乱。你说......你说的,我都记着。


  那一年,我十八岁,你四十二岁。


  伴着考试结束的铃声,我放下笔,答完最擅长的 英语,我准备了十五年的高考就这么结束了。焦急等待了20天,成绩出炉。 不久,我被四川传媒学院录取。九月,你俩把我送到机场,我独自一人乘飞机来到成都求学。这是我第一次离家这么远,很不适应,一个人在他乡吃着不合胃口的饭 菜,看着完全陌生的环境,默默难过。从此1500公里是我与家的距离,也是我思念的距离。


  一个月后,迎来了国庆节假期,我提前定了机票 准备回家,转乘动车后我终于回到了梦想已久的家乡。我拖着行李随着匆忙的 人群走出车站,夜色朦胧,凉风袭过。看到我后,你跑过来,你一手把我搂到怀中。顿时,七个小时的疲倦融化在你的怀里。身后的车辆倏忽而过,街道两边的大厦 相对而立,霓虹灯不停地闪烁。灯光下,你还是那样漂亮,但我也看出了你笑脸后的愁容。后来我得知,你是晕车了。车开动不久,你就呕吐了,我急忙去给你捶 背,我把车窗开大,风吹进来,凉嗖嗖的让我直打颤。此刻我的内心充满了歉意,一种莫名的歉意。


  太多时候,我把你的爱当成理所当然,想想,我可真是幼稚。你 说,你想我了,想在第一时间看到我,我何尝不是。你说,在学校有空多给家里打电话,多通几次视频。你说,不管我在那里,家都是我的避风港。你 说......


  如今,我十九岁,你四十三岁。


  十九年了,你陪伴我做过了我人生中的十九年。 妈妈,在这十九年里你一直是我成长道路上最 美的风景。你总是用你的一言一行教我做人的道理,胜不骄败不馁的道理也一直在我心中谨记。虽然在交流中很少表达对你的爱,但我想真正的爱使用心去感受的, 并不一定要大声讲出来才好。


  但现在我想说:我爱你,我成长路上最美的风景。


  我爱你,妈妈。


《阆中行》

糜西西2015级编辑出版一班


每一次提起美,我总要想起川端康成的名言——凌晨四点半,看到海棠花未眠。不过我向来是六点半起来,所以看到的只有天花板。


前几天,八点半,我们新闻系四百人从学校出发,前往阆中。而杜甫诗有云——阆州城南天下稀。想来那里肯定美不胜收,当时的激动之情已经溢于言表,难以自已。


不久,我赶到了嘉陵江畔,遥望灯火煌煌的古城,如一片光彩明艳的锦缎,上面绣着清明上河图,其恢弘壮观令人震撼。那时正是夜色迷离,江水浸润五光十色,微波荡漾,画船与河灯随水缓缓流动,令人心旌摇曳。我想这就是美。


第二天下午,我和同伴带着摄像机正式进入古镇,走过宽阔的街道,穿过逼仄的小巷,登上华光楼,中天楼,遥望周围融合北方四合院和江南园林特点的古建筑,看纵横勾连古街肥瘦相接,如长短句般错落,古院老屋在阳光下尽显岁月沧桑。我想这就是美。


后来,我们细嚼闻名遐迩的张飞牛肉,嗅一下醇香醉人的压酒,尝一口细流如墨的保宁醋……我们叩响张家大院、马家大院以及蒲家大院的双扉兽环木门,遍览亭台楼榭,假山池水,细瞧花台草木,轻抚窗花浮雕……


我想这就是美。


开始觉得宏大壮观很美,不久发现细腻精致的东西也很美,后来又觉得来往如织的游人也很美,到处都可以拍摄,以至于后来我们都累了。天气很热,大家都躲进奶茶店、饭馆、客房休息,空调的冷气拥抱人的肌肤,整个人瞬间凉爽通透,可能那时候,空调才是美。


而我不知受了什么指引,独自一人背着脚架,从中天楼一路走下去,走下去。越走越偏僻……


我看到几颗老槐树垂着枝桠喘息,却依旧撑起一片荫凉。而为了生计的小贩,正顶着毒热的太阳,推着小车在兜售菠萝。路两边的柳树迎风起舞,婀娜的是漫天的柳絮,透过阳光显得明媚微醺。路的尽头,我登上了唯一一座不收费的城楼。扶着被晒得发烫的城墙,我拾级而上,进入了城楼,周围是四扇开着的门,并没有很精致的雕刻,也没有明艳的红漆,只有触手可及的灰尘与安静。


那一天我坐在城楼的门槛上,眺望远方,四面来风,一个人,没有讨论与抱怨的声音,没有摄像的工作,没有街道车水马龙的繁华,没有醋茶饭香的刺激。


就这样静静地坐着,没有打扰,刹那间我感觉到前所未有的美好。


为什么会这样?我反思,看了太多反而觉得累,也许是目的决定了心情——我们的目的是来拍摄而不是游玩。


朱光潜老先生说,一般人迫于实际生活的需要,都把利害认得太真,不能站在适当的距离之外去看人生世相,于是这丰富华严的世界,除了可效用于饮食男女的营求之外,便无其他意义。


有些人一看到瓜就想它是可以摘来吃的,一看到漂亮的女子就起性欲的冲动,完全是占有欲的奴隶。而我们便是一看到景色就是用来拍摄,完全忽略了事物本身的形象。


但我更觉得,也许是一个人超越了一群人。


有时候一群人会得到一些风景,也会失去一些风景。


朱老先生说,要见出事物本身的美,我们一定要从实用世界跳开,以“无所为而为”的精神欣赏它们本身的形象。也许,此刻我正是这样一种状态。


不是只有大山长河才有美,不是只有海枯石烂才是情,不是只有惊天动地才伟大,不是只有日月星辰才会转。


这才是我的心,我的眼睛,我所要的美。


没有绚丽的颜色,没有热闹的气氛,没有可以触及的实在,没有可以嗅到的味道,只有一种突如其来的感觉。


现在,我有点想念学校了,想念我在星光湖畔的椅子上翻书的时候。


这时我也可以回答,周末为什么不去春熙路,不去宽窄巷子,不去青城山都江堰峨眉山……


因为我需要一种感觉,那很美,而且就在身边,不经意间。

 

 


摄影组:



66.jpg


《耕作的人》

高畅2015级广播电视编导二班



77.jpg



《洒脱》

刘德军2015级网络与新媒体一班